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一览 >
大外交丨俄罗斯驻华大使:能源合作已是中俄双
发布时间:2019-03-10 22:35 阅览次数: 来源:未知

  2018年12月13日,俄罗斯驻华大使馆年度新闻发布会上,俄罗斯驻华大使杰尼索夫发言。 澎湃新闻记者 于潇清 图

  “我们并不拘泥于用石油或天然气管道供应能源的方式,能源合作也广泛应用最先进和最高端的技术,亚马尔项目就是典型,我参观时仿佛去了22世纪一般。”俄罗斯驻华大使杰尼索夫12月13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对中俄能源合作的前景充满信心。

  就在采访前2天,据新华社报道,位于北极圈内的亚马尔液化天然气(LNG)项目第三条生产线日正式投产,比计划提前一年。亚马尔项目是全球最大的北极液化天然气项目,也是“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在俄罗斯实施的首个特大型能源合作项目。

  在12月13日举行的俄罗斯驻华大使馆年度新闻发布会上,杰尼索夫5次提及中俄能源合作。谈及两国近年来在这一领域的合作发展时,杰尼索夫也毫不掩饰自己作为见证者的激动。“中俄能源领域的合作现在已经是我们整个双边关系的核心,俄罗斯向中国出口中70%是矿物、燃料的原产品及其附属产品,能源合作对中国和俄罗斯是双赢的合作。俄罗斯愿意在能源领域同中国开展一个长期且稳定的供应合作。”

  根据官方数据统计,2017年,俄罗斯已成为中国第一大原油和电力的进口来源国,第四大煤炭进口来源国。今年1至9月,中国进口俄罗斯原油超过5000万吨,同比增长12.4%。

  中国驻俄罗斯大使李辉11月6日也在接受俄罗斯媒体采访时表示,“能源合作是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双方务实合作中分量最重、成果最多、范围最广的领域。目前,中国是俄能源领域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之一,俄已是中国原油进口第一大供应国。若双方西线供气协议达成,俄将成为中国天然气进口最大供应国。”

  “中俄关系在战略上有共同应对西方压力的层面,但更重要的是中俄关系本身的互补性或者说内生性动力还是很强的,而能源合作无疑是中俄合作内生性动力的生动体现。与其说‘应对西方压力’,不如说我们是‘天然的合作伙伴’。”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俄罗斯所专家陈宇也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分析指出。

  亚马尔项目向中国供应的首船液化天然气,通过北极东北航道已于今年7月19日运抵中石油旗下的江苏如东接收站,开启了亚马尔项目向中国供应液化天然气的新篇章。根据协议,在亚马尔项目第二条、第三条生产线年起每年进口来自亚马尔项目的300万吨液化天然气。

  在13日的投产仪式上,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表示,第三条生产线能够提前一年投产得益于俄罗斯、中国、法国等合作伙伴的共同努力。这一项目对俄罗斯天然气进入亚洲市场有积极作用,推动了包括北极航道在内的相关跨国基础设施建设的发展。

  作为中俄之间能源合作最重要的合作成果之一,亚马尔项目由俄罗瓦泰克公司、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法国道达尔公司和中国丝路基金共同合作开发,其中中国公司占股30%,该项目所生产的液化天然气从北极的东北航道运抵中国,比常规苏伊士运河航线天以上的时间。

  除了亚马尔项目,中俄之间的能源合作特别是在天然气领域还有更多值得期待。2019年12月20日,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即将开通并正式投入输送,预计未来30年中每年向中国输气380亿万立方米。加上目前正在谈判的西线天然气管道以及未来可能讨论兴建的远东天然气管道,中俄之间在可预见的未来至少会有三条跨境链接的天然气输送枢纽。

  陈宇分析认为,“中俄之间的能源合作项目值得期待,其中尤其是天然气方面,这些年中国在天然气需求增长很快,现在东线天然气管道明年开通,西线的天然气管道正在谈判,包括东线可能未来还会有新的天然气管道,再配合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的海上连接,可以说进一步深化和丰富了两国能源合作。”

  11月29日,由中国石油和俄罗斯石油公司联合主办的中俄能源商务论坛在北京举行。来自中俄90多个公司的500多参加者在现场签署了14项合作协议,涉及油气、煤炭、信息技术等多个领域。习主席和普京总统当日还分别向中俄能源商务论坛致贺信。

  杰尼索夫表示,“现在能源商务论坛已经机制化,明年将在圣彼得堡举行。当下两国专家已经在探讨俄中之间建立能源合作机制。能源合作不同于其他合作,因为开采自然资源和供应自然资源的过程比较漫长,需要中俄对合作做长期规划,且每一个环节之间必须是相互联结的。中俄如果能够在能源问题上结伴,将毫无疑问有利于俄罗斯的发展,打造一个安全的网络。”

  对此,陈宇分析认为,能源是用管道连接在一起的,石油和天然气之间的合作都是需要相对配套的设施的,“因此能源的合作通常是一个非常长期的过程,能够形成一个比普通的贸易往来更加稳固的利益关系。”

  不仅如此,眼下,俄罗斯方面还将推进能源领域的本币结算作为未来重点开展的方向。杰尼索夫在谈到中俄能源合作时表示,目前中俄之间在今年前11个月的双边贸易额已经超过970亿美元,其中15%的贸易是用本币结算的,然而这15%的本币结算贸易却没有包含任意一项能源类合作,“选择美元来作为能源领域的结算货币是因为有其特殊性,未来如何开展本币结算在两国能源领域内合作的应用,可以成为两国能源领域合作接下来的努力方向。”

  这也成为了西方重点关注中俄能源合作的原因之一。此前11月29日,在首届中俄能源商务论坛之后,也特别开设了围绕“油气与金融如何结合发展”的分论坛。据新华社11月29日报道,俄罗斯天然气工业银行第一副总裁丹尼斯·舒拉科夫在现场指出,目前中俄在金融领域、资本市场方面的协同较少,以本币为结算工具的金融合作有待加强,两国在大型能源项目的融资方面还有巨大的合作空间可以挖掘。

  此前,中国的丝路基金已经参与到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融资之中。但对于推进以本币结算为中俄能源合作的努力方向。

  而随着中俄能源合作的开展,外溢效应也正在不断产生。杰尼索夫表示,“除了对先进技术的研发与应用,中俄之间未来在能源合作时也会考虑建立合资企业,同时我们正在修建的中俄跨境铁路大桥未来的主要目的之一也是输送煤炭资源。”

  陈宇表示,“中俄能源合作也会在其他领域产生外溢效应,包括对中俄之间铁路通道的推动,类似于亚马尔项目因为需要通过海上的运输,也会推进中俄之间共同推进北方航道的开发和冰上丝绸之路的建设。”

  2019年,中俄将迎来建交70周年。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2018年国际形势与中国外交研讨会开幕式上的演讲展望未来中俄一年的中俄关系时指出,“我们将共同庆祝中俄建交70周年,加强两国的高层交往,坚持两国元首的战略引领,深化各领域的务实合作,把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推向新的高度。”

  而在杰尼索夫看来,未来一年中俄能源合作将继续在进一步推进双边关系中扮演重要角色,“中俄能源合作的基础是我们两国共同的利益和目标,在这方面我们的利益是平衡的,这也是我们在未来继续长期开展能源合作的保障。”

  也正因此,中俄之间的能源合作开始越发受到西方的关注。据参考消息网12月2日援引美国石油价格网站近期发表题为《这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液化天然气协议将永久改变全球能源地缘》的文章称,中国液化天然气使用量的增加已经在改变全球过冷的燃料市场。

  而俄罗斯正在通过这些协议,与卡塔尔、澳大利亚和美国展开竞争,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液化天然气出口国。

  “俄罗斯现在的选择具有战略性考量成分。”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李永全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目前西方能源市场现在出现饱和的迹象,而中国恰恰需要大量的进口能源。能源合作恰恰体现了中俄之间的互补性。”